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古今人物

逢君之恶

标签:古今人物|来源:网络转载
摘要:雍正即位做了大清国的皇帝,接手的是乃父康熙的“盛世”,但其实是个内忧外患的烂摊子。

雍正即位做了大清国的皇帝,接手的是乃父康熙的“盛世”,但其实是个内忧外患的烂摊子。比如国库空虚常常让雍正捉衿见肘,偌大帝国国库仅有区区七百万两银子。可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何况是这么大个国家。国库钱到哪里去了呢?被大大小小的官员“借”走了。

图片来源:百度图片

大到中央财政,小到州县府库,已经找不出多余的现银,边患无钱平乱无银子,黄河决堤亦无钱修堤……前朝康熙帝是晓得这情况的,还成立过工作班子准备追缴欠银,牵头的就是时任雍亲王胤禛,叵耐阻力太大,终于不了了之,因为官员多少这钱是刘备借荆州。

雍亲王胤禛即位,是为雍正。该同志上任伊始就重提追缴欠款,当然还有“摊丁入亩”、“士绅一体纳税”、“满人弃猎事耕”、“火耗归公”等新政,但似乎所有措施实施起来都掣肘重重,既得利益集团纠合在一起阳奉阴违,使一脑门子抱负的雍正皇帝陷入了一张巨大且无形的罗网中。这当儿有个叫诺敏的赋闲官向雍正表决心,雍正很高兴,破格提拔诺敏当了山西巡抚。诺敏一上任就摆出大刀阔斧的架势,继而捷报频传,并上折子保证半年内全部追回山西官员挪借国库的欠银。雍正很高兴,亲书一块“天下第一巡抚”的鎏金大匾赐之。

这个自诩一分不贪,还常常挽着裤腿在地里种蔬菜吃的巡抚根本从头到尾就是在做戏,一方面纵容下属横征暴敛,老百姓过桥走路都要交买路钱,一方面找山西的钱庄借银子码在金库里充数备查。事情被陕西巡抚田文镜偶然发觉并查实,朝野上下哗然。

问题是,此前诺敏信誓旦旦之时,以八王爷廉亲王胤禩为首的许多官员对此洞若观火,都知道诺敏在吹牛逼,但无一例外地恭维雍正皇帝慧眼识人,决策英明,有山西巡抚诺敏做表率,全国各省所有国库欠银将很快清收完成,国家财政得到根本性好转将指日可待云云。

诺敏案发后,雍正气得吐血,傻傻地问:既然知道诺敏在作假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说好呢?与雍正关系十分瓷实的十三弟怡亲王说,他们这是“逢君之恶”!

听此一说,雍正圆睁双眼,神情陡然一凛,因为这无异于是当面在骂他是昏君、庸君。“逢君之恶”对当事双方都不是个好词儿,指的是迎合昏庸执政者,引他去干坏事。昏君、庸君呢,雍正总算忍了。不过,然主观上逢君之恶者也无一不是心里头藏着小九九。

如果将“逢君之恶”替换成大白话,就是“捧杀”或“怂恿”,居心是险恶的,因而孟子说:“长君之恶其罪小,逢君之恶其罪大。”再说白些,就是人家对当政者的错误决定和错误做法,一迭连声较好,不管对与不对,一概赞之为英明伟大,天纵聪明。如果事情连滚带爬顺利过关,自然皆大欢喜。可这种事情十有八九是要穿帮的,比如深得雍正喜欢的诺敏,他那吹牛邀功伎俩一旦败露,雍正推行的新政几乎因此而夭折。

要说雍正,还真不像野史盛传的那样,是个贪酒好色严酷绝情的暴君、昏君,实际情形或许正好相反,他可称得上是皇帝中的劳模。用他的政敌廉亲王胤禩的话来说:他干着几个或十几个人的活,吃的又很少,一天就睡一两个时辰,恐不久于人世也。果然,雍正在位十三年,五十八岁便暴卒而亡,但国库存银已有五千万之多。

雍正生前抑或身后毁谤颇多,他所推行的新政都让既得利益阶层恨得牙根痒痒,巴不得立即将雍正从皇帝宝座上掀翻下来,然皇权之威势赫赫也不是轻易可以撼动的,于是政敌们暗地里蠢蠢欲动的同时,表面上对雍正十分逢迎,私底下怨声载道了,朝堂上依然一片歌功颂德。山西巡抚诺敏案发,朝中王公大臣、各省督抚就此递了427分奏折,却只有46分要求严惩,其余的均专门为诺敏求情,言诺敏没有为自己贪一分钱好处,故而请求赦免其罪。

逢君之恶者当然不是要自觉维护雍正皇帝权威,避免雍正由于题写了“天下第一巡抚”带来的难堪,而是企图通过力保诺敏,既让雍正长期背上到的包袱,还可以使各级追缴欠银的工作无疾而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