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世俗评说

会网购的老人生活才有质量

标签:世俗评说|来源:网络转载
摘要:这是我第三次写关于网购的事儿,其中第一与第三次的观点有根本差异,第二次是个过渡。

这是我第三次写关于网购的事儿,其中第一与第三次的观点有根本差异,第二次是个过渡。

图片来源:百度图片

第一次写的标题是《快递三轮与古玩城》,发表在2014年12月22日《中国作家网》上,当时我对网购的描述是“我所住小区周围有几家超市,有华润、超市发,还有一个与街路名相同的菜市场。几年来,我一直在这些地方买粮买菜,有时也买点日常生活用品。日子久了,谁家的酱油摆在哪层货架,谁家存包柜怎么开、怎么锁都清清楚楚,甚是方便。不料今年变了,华润和超市发这两家较大超市都从过去的两三层减少到一层,店里的东西和顾客也少了许多,显得有些冷清。与此同时,来小区送快递的三轮车却‘川流不息’,大自冰箱电视,小到一个萝卜两根葱,什么都送。在谈到这种变化时孩子告诉我,这些快递到家的东西一点都不比超市贵,质量也相同,还给送到楼上,何必自己去买呢?对他们的说法,起初我不大相信,但经过一段时间比对,知道事情还果然如其所说。既如此,超市的生意不萧条才怪。”

本来不去超市是个省心、省劲的好事,可当时我对这种情形却十分担心,甚至因担心而生厌。原因一是我们老人觉得买东西总得看得见、摸得着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啊!哪能人不认不识,东西连影儿都没看着,就把钱付了,一旦有个差错找谁呀?二是担心如果大家都通过这个渠道买东西,那些已经营几年、几十年、甚至上百年的商店不就垮掉了吗?到那时,大家都靠小三轮,可小三轮那副人马刀枪值得信任吗?现在还被交管部门抓的直跑,能靠得住吗?三是担心将来真要是没有了上海第一百货商店、没有了北京百货大楼和东安商场,南京路和王府井不是也就没了吗?没有了这些商业街,还有商埠和城市吗?

一晃儿三年过去了,今年5月,我又写了一篇标题叫《我没禁住这种诱惑》的心得,发表在《百姓散文网》上。讲的是因上述担忧,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坚持到实体店去买东西,不过在这段时间里,年轻人通过网上购物对我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。因为我眼见小三轮送来的东西,不管是几千块钱的手机,还是十来块钱的手机贴膜,从无差错。送来的吃喝穿戴真是又快又好又便宜,而且不管是深夜还是凌晨都能下单、付款,完成交易。

这种情景让我想起年轻时那个曾经鼓舞我们前进的口号——“多快好省”,让我突然意识到当下经历的这一切,不正是我们追求的“多快好省”、不正是总设计师指出的“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”、不正是电子时代、信息时代应该带给我们的变化和益处吗?

“茅塞顿开”后,我立马就加入了网购大军,原因不是我对小三轮可能会顶垮百货大楼不再担忧,而是实在架不住这种诱惑,例如一瓶伏特加在商店要花85元,但45元就能快递到家;只要点几下手机,第二天就能吃到一粒粒单独包装、既好吃又新鲜的丹东草莓;有些跑了好几家商店都找不到的东西,在网上一查,竟然会跳出上百个款式和不同价位的商品任我挑选,相比之下,谁不动心哪!

此后,每当需要购物时,我首先想到的就是网购,而且还有了写在这里的这些感想。

其实很多老年人与我一样,也是早都看到了网购的便利、便宜,也都认识到网购与提高生活质量的关系,他们所以尚未加入这个行列主要有两个原因:一是觉得操作过程难以掌握;二是唯恐上当受骗。对此,我的看法是随着“生在旧社会、长在红旗下”这代人逐渐离开工作岗位,我国退休人员的文化程度已经发生根本改变。现在,来公园遛弯的老人中,不带智能手机的已经少之又少。这些人既然能掌握单反相机、能用萨克斯演奏《回家》、能把广场舞跳得有模有样,学学手机购物肯定也不在话下。特别是当我们在早市上看到卖豆腐脑油条的摊床前都挂着“二维码”收款时,你还会觉得这点事儿那么尖端、那么神秘吗?更何况眼下的趋势已经不是你想不想与电商对话的问题了。现在,购票、旅行、打车、订餐,就连老年大学报名、交费都用手机操作了,如果我们跟不上这个节拍,不要说生活质量,恐怕连生存都成问题。

今年,吉林省老年大学就开设了“手机常用软件”课程,学制只有十堂课,可见其操作根本没有太大的难度。

至于对受骗的担心,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:就是当我们的孙子、孙女要用你的手机或电脑玩游戏时,我们是既怕因此影响了他们的学习,又担心孩子不接触这些东西会落在其他同学的后面、落后于整个社会。我们都是带着这种纠结,看着他们长大的,但看到的好像只有极个别孩子因沉迷于网络游戏毁掉了自己,而多数又多数都因此而受益。可以肯定,从有人监管的网站购物,比我们平日购物的风险要小得多。

让我们享受用手指按几个数字,便从手机中传来“您的快递到了”这种美妙的声音和幸福吧。至于电商与实体店的矛盾与关系,还是让“博鳌”或“达沃斯”去讨论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