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文化随笔

诗人的浪漫及其它

标签:文化随笔|来源:网络转载
摘要:深秋季节,柿叶落尽,唯留下满树红得透亮,像灯笼一样的柿子挂在虬枝逸伸的枝条上,的确成就了一道风景。

深秋季节,柿叶落尽,唯留下满树红得透亮,像灯笼一样的柿子挂在虬枝逸伸的枝条上,的确成就了一道风景。尤其是成片的柿树组成的壮观景象,那种美得让人心颤,甚至撼人魂魄的感觉,怎么能不让诗人有感而发,吟诵出绝词妙语?

图片来源:百度图片

一天,一个文学微信群里果然就现身一篇《柿子》。原文如下:满树的灯笼╱满树的火红╱送别了秋风╱迎来了冬。

诗不长,但唯美的画面和满心的欢喜以及对景色的赞美之情已跃然纸上。这个群里高手云集,据说汇集了11个省的文坛高手,主席就不下十来个。因此在群里我几乎不发声,像一只秋后的禅虫——实际上禅虫到了深秋季节也发不出声来——我害怕自己的声音缺失了完美的和旋和韵律,成为了惹人心烦的噪声,更害怕自己的浅薄无知从字里行间暴露出来,贻笑方家,如让哪位高手的牙齿掉将下来,就罪莫大焉,成了名副其实的害群之马啦。

可今天我按捺不住了。哪怕发出的是秋蝉冻得瑟缩的颤音,哪怕冒着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(此群大多为诗人),我也要对个别过于浪漫的诗人提个醒,警个告:在你被美景醉倒,浪漫得云里雾里的时候,在你歌颂赞美摇头晃脑吟诗作赋的时候,在你让酒肉发霉,释放出难闻的气味,饱暖思淫欲的时候,别忘记了为了生计仍需要节衣缩食的农民,别忘记了谷贱伤农后的悲凉,别忘记了灯笼般的柿子里也许会滴出浑浊的泪珠……

我不以为高高挂着的红红的柿子不是一道美景,我也不是心如死水般的不被这美景打动,乃至震撼,但我不由自主的深思,柿子为什么会成就出这道“美景”!

按农时,即使为了品质好、糖分高,延迟收获,此时的柿子也不该挂在树枝上了。要么经过一天一夜温水的浸泡,就去掉涩味,成了口感极佳的暖柿子;要么把柿子皮削下来,晒成柿饼、柿条待价而沽;要么放进瓮里、缸里去酿醋;要么销往远处,钞票早揣进农民的腰包了。现在挂在枝头的柿子早已发软,采摘难度极大,几乎无法运输,只能是馋嘴的小孩和鸟雀的美食了。就是说,此时火红的灯笼已经没有任何商品价值,唯一的价值就是存在于诗人的浪漫里。大多的软柿会在飘摇的风雪中,把持不住,掉到地上摔得稀烂……

我于是在群里打了两句油(惭愧,我的确不会写诗):满树的悲戚满树的泪╱满树的柿子卖个谁?群里马上有了反响,有人说,做成柿饼卖到国外去;有人说:何苦要卖原料?深加工,大家都想办法。我梦想在我这建农庄,打造绿色知名品牌不要靠天吃饭,靠运气生活;有人说:酿酒也行;那首《柿子》的作者说:卖给风情。

真的是诗人们呀!想法就超凡脱俗,同时又异想天开。国外的柿子就那么好卖?立马就要建农庄,绿色天然一番。诗作者更是高人一等个,卖给风情。不知风情可知农民的苦逼,能出多高的价格?

记得很多歌颂劳作和丰收的诗句。诗中写犁地时散发出的是泥土的芳香,打麦场上闻到的是新麦诱人的味道,清风被誉为玉手,秋雨却带来悲愁。只有犁过地的人才知道土地没什么芳香,有的或许是泥土的腥味;打麦场上只能闻到扬尘的苦涩味道;清风也许正酿成灾祸,秋雨反而酝酿着丰收……群里有臭味相投者应和道:我在农村不是穷人,但我听不了歌唱丰收。反感!

我无意贬损侮辱谩骂诗人,也不是对他们要说三道四,教训人家。我对诗人一直很佩服,很敬仰。他们能用极其精炼的语言,点化生活,凝结思想,书写空灵,感化众生。但我以我,一个农民儿子的情怀想说,在抒发浪漫时,再往深里思考那么一点点,让诗更加深邃,让灵魂更加高洁,让作品更加厚重。这样的诗歌我想有,应该有,一定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