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社会万象

来长春淘金的南方人

标签:社会万象|来源:网络转载
摘要: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,不少南方人来长春淘金,而且大都事业有成。

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,不少南方人来长春淘金,而且大都事业有成。有的载誉而归,有的已经在这里安家立业。

图片来源:百度图片

在我的记忆里,最早过来的是在各个繁华地段路边摆摊儿卖眼镜的江苏人。那时东北人刚从电影里看到蛤蟆镜,觉得很时髦,所以小青年们争相购买,市场不错。但当时我也有过疑虑,就是这么多卖眼镜的,还能赚到钱吗?后来通过一段小品我才找到了答案,原来“一等摆摊卖眼镜,买一赠一还有剩”,一本万利呀。

接着过来的是挤进长春各个小商品批发市场的浙江温州人,他们有经营头脑,从打火机到针头线脑,多小的买卖都做。这些人吃苦耐劳,而且发家的欲望强烈,精打细算,有了100元钱,就琢磨怎么变成200元。有了200元,又琢磨怎么变成400元。这种理念让早期进入市场的长春人很快就败下阵来,销声匿迹,不知道都干什么去了。

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,在长春市大大小小浴池搓澡的,突然都变成了江苏扬州人,他们拉家带口,以顾客确实比较舒服的技术和服务,让长春市原有搓澡的师傅“无地自容”,自消自灭。

进入新世纪后,安徽安庆房屋装饰的队伍又占领了长春市场,他们抓住房产市场火爆的商机,乘虚而入,而且居然能做到至今都没有倒牌子。现在,即使是长春有名的装饰公司里,也大都是来自安徽的工长。

与房屋装饰配套的,是从福建几个市县过来销售和加工石材的。他们销售、加工一条龙,窗台、地面、护角什么都做,大单位门口的华表、石狮子等,更是尽数收入囊中。

最近几年过来的,是走街串巷高喊“高价回收冰箱、彩电、洗衣机、旧空调”、来自山东枣庄收废品的。现在,他们把长春收废品市场“垄断”到什么程度,从这么一个例子就能看出,就是我们这些居民如果想卖废品,一听不是山东枣庄口音,都觉得不正宗,都不想卖了。

这些到长春淘金的南方人有几个特点:一是选择搓澡、装修等劳务行业,没有投资风险,甚至可以白手起家;二是“微利是图”,有钱就赚,“勿以利小而不为”,实现了聚沙成塔;三是选择东北人“不齿”的行当,比如收废品;四是他们聚堆抱团,或一乡一县,甚至一个地区的人,都干一个行当,已经有点集约化的性质。在这些行业里,即使是长春人想要插进去都很困难。当然像搓澡之类的活,扬州人赚了把好钱,随后主动放弃了这块阵地,就得认为是“有一种胜利叫放弃”了。

不要以为南方人在长春淘金已经到此为止,现在有几个行当正在被他们蚕食。

南方人到北方来淘金或者说谋生,是近几十年中国人口迁徙的一个环节,总的流向是《北京人在纽约》、《上海人在东京》、长春的年轻人去了北上广,南方一些省份的劳动力对长春人力资源的匮乏进行了补充。南方兄弟姐妹不远万里来到这里,与我们“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”,确实解决了“谁在午夜运垃圾谁在黎明扫街道,谁迎着朝阳卖早点谁趁着夜幕贴广告?”的问题,但同时也改变了长春人力资源的结构。

长春的情况也是整个东北的写照,这种变化对东北二次振兴的大格局将产生哪些影响,不是笔者能讲清楚的,只是希望将其考虑在宏观规划之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