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文化随笔

走进枝江文人堆

标签:文化随笔|来源:网络转载
摘要:6月5日,枝江石化宾馆灯火辉煌,欢歌笑语,热烈非凡。这里是枝江市首届环保杯征文、征画、征联活动的收官之夜,活动的颁奖晚会就在这里举行。

6月5日,枝江石化宾馆灯火辉煌,欢歌笑语,热烈非凡。这里是枝江市首届环保杯征文、征画、征联活动的收官之夜,活动的颁奖晚会就在这里举行。会场上,群英荟萃,真可谓枝江文化人扎堆的地方,枝江美协、枝江书协、枝江作协等各个协会的重量级人物,相聚于此。我有幸,我的《深刻的一课》得了个二等奖。我以小人之居,找了个最不显眼的角落坐在那里。

图片来源:百度图片

我是怎么走进枝江文人堆,来到这群英荟萃的贵地的呢?

2014年元月,七星台镇分管工会的李风英同志找到我,说:“枝江市总工会准备今年编写一本《劳动者风采》的书,给七星台镇安排了两篇文章的任务,我专程来请你帮忙。”我没有讲任何条件,欣然答应了。因为我喜欢写。4月,《劳动者风采》一书出版了,上面采用了我的一篇《农民工的风采》。周庆会老师在这本书中有两篇。我看到了这本书,大多数是枝江作家协会的会员写的,我好羡慕他们。作家协会,好有品味的称呼。

其时,我还不会操作电脑。学校里几位老师教我学电脑,她们给我随便起了个网名“123”,我写的一些文章,都是请她们帮忙发的。周庆会老师见到我的《农民工的风采》,便主动联系上我,说“我们都是语文老师,都喜欢写些东西,可以多多的交流。”周庆会老师原来和我在同一所学校教书,后来,她调到仙女。

转眼到了2015年6月,我儿子给我买了台电脑,我开始在家上网写文章了。在网上,我偶尔见到了周老师的名子,我想把她加入好友,她说“我们早已经是好友了,现在可以对话了”,我还蛮惊奇。她说“你加入枝江作家协会吧。”我说“我这臭水平,还能加入作家协会?”她说:“你行,你的文章写的不错,再说,枝江作家协会的门槛不是很高,你在报纸上、网上发表了那么多文章,还有的得奖了,你能行”。“那我就试试看吧”。

我这个人,死爱面子,又好虚荣。妄自菲薄,自惭形秽,常常以小人自居。因为我从小就生活在卑微的家境中。父亲把我们一家从江口镇转业到乡下,单姓弱门。倘若有人给我哪怕是一点点的温暖,我总是把它当着“涌泉”,千恩万谢,倍感欣慰。75年初中毕业,没被推荐上高中,回乡下务农。靠自学,考入了枝江师范,靠勤奋,靠入了湖北广播电视大学专科,考刻苦,靠入了湖北教育学院本科,因为踏实、忠厚,担任过小学、高中、镇委党校校长,喜欢写写小文章,以前,在地区报纸上发表些小小说、征文什么的。长期为政府写材料,擅长写政治性的论文,像《论邓小平的防左防右观》、《政治是众人之事》都在党校内部刊物上发表过。加入枝江作家协会,我还有点心有余悸。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报了名,填了表。

我开始走进文人堆。

进入枝江作家协会的第一篇文章是散文《秋惑》。我先是在QQ群中首发,有些时不上胆,是群中的朋友们给我鼓励,朋友们赞扬我,说是美文。我知道我只有这么一碟子酱,他们是在鼓励我。竹影、老农、超哥等,要我往网上发。我就发表在《今日论坛》上。黄鹤楼、神女峰的弥雾、老农、天空等发贴评价了我的文章,我感到特别的欣慰。

枝江作家群的文人堆,就是一团火。给了我无尽的温暖。有什么活动,邀我参加,有什么征文,要我参与,有什么酒局,请我到场······现在我离不开这温暖的家了。

加入枝江文人堆有300天了,这300天里,我结识了文人堆里的大家们,他们的平易近人,他们的和蔼可亲、他们的高风亮节,无不令我钦佩。作家协会主席张同,淳朴可敬,秘书长覃明才高雅可亲,热心快肠的田明家,温文尔雅的周德富·,意志坚强的赵祖春······无论从人格上讲,还是从文风、文笔上讲。他们都是我学习的楷模。

还有很多曾经关心、支持、帮助过我的网友,我敬佩你们,感谢你们。

要说,《枝江热线》对我的帮助和关怀是极大的。像巴人、月色如水、相逢是首哥、岁月如歌、古月风、山鹰、畅饮枝江、梦圆、生动等,他们不仅认真阅读我们的文章,有时候还仔细的修改,给你提出真诚的建议。

大作家的诚实和谦逊,这也是我很感动的。陈宏灿、蒋杏、吕自清,吴绪久,他们都是国内重量级的作家,他们待人亲切、热心、爽快,吕自清老师还在万忙之中。给我发微信。

文人堆是活跃的,也是和谐的。谁说文人相轻,我们枝江这个文学大家园里,充满爱心、充满阳光、充满乐趣、充满温馨。